杏彩彩票官网

江湖

来源:法商时代发布时间:2019-04-18浏览次数:29编辑者:法商时代

金融18405 陈文豪



    2018年,或许真的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了。查老仙逝,又让我想起了当初所沉沦的江湖。

在记忆中,年少时的江湖,从未囿于生活,学习。自己便是自己的侠。成天梦想着行侠仗义,劫富济贫。随便一出手便是降龙十八掌,拿根棍子就能耍独孤九剑,也曾为了练轻功在臭水沟里纵横,亦或是拇指中指一扣即为最有面子的六脉神剑……

天桥,一个最神秘的地方,里面没有朝阳群众,但是可能隐藏着例如令狐冲杨过张无忌乔峰等等大神。而我最佩服的,却是那口若悬河,衣着风尘的说书人!

   只见醒木一拍,便是他娓娓道来,他说那边塞兵气连云屯,战场白骨缠草根。说那剑河风急雪片阔,沙口石冻马蹄脱。说了那位南疆龙宫客卿嵇六安身死之时,说那丈夫非无泪,不洒离别间。说了那武当大真人俞兴瑞慷慨战死之时,身中北莽箭矢十二枝。

   人群中有一人问道:“打今个该结局了吧,不然该等到嘛时候去啊!”

他回道:“逮,各位路过的打杂的或来听小老儿我说书的,这小雪将至,江湖渐安,该是小子我收书之时。罢了罢了”只见说书人顿了顿,抬头看了眼这天又道来“今日小子我便来说这最后一折”。

   折扇轻合此书尽,入戏太深君可知?

   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     自古英雄侠客,命硬学不来弯腰。

   在我看来,或许只有张无忌算不上侠客吧,他太过优柔寡断。没有我所喜欢的狂妄恣意潇洒。远没有一句“在下令狐冲”来的痛快。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,黄图霸业笑谈中,不胜人间一场醉。不胜人间一场醉啊!

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!

   在我记忆中,查老笔下的侠客,都为至忠至诚至仁至义之人,亦都快意恩仇,不羁放纵。大口喝酒大口吃肉,策马啸西风。就连分别,也好生潇洒。一壶浊酒,半斤牛肉成了标配。而那小酒馆的众人皆沦为背景。

   而这些侠客,几乎都是无父无母之辈。这也很好解释了他们性格形成的原因。侠者,是很少谈情的。毕竟家中有父母在家挂念自己始终算个孩子。而在尘世翻滚这么多年,内心中柔软的一部分被埋得太深太深。在当有人能够触及到时,便是轰轰烈烈,惊天动地。

   查老笔下亦不缺女中豪杰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那些小家碧玉大家闺秀只能生活在红楼。她们更适合于闺中绣花,舞文弄墨。想要跟随主角行走江湖,少不了经天纬地之才,抑或出鬼入神之计。他们可以自己保护自己。在主角自带的八方皆敌的体质下,想让他当自己的男人。怕是不够优秀不行。而自己也随时做好自我牺牲的准备。尘世如潮人如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!

不禁又想起了笑傲江湖中,英叔午马许冠杰在一叶孤舟上所唱的《沧海一声笑》。

谁道人生无再少,依旧梦魂中,但有旧欢新怨。人生底事往来如梭,醉笑陪君三万场,不诉离伤。禅心已失人间爱,又何曾梦觉,这些个千生万生只在,踏尽红尘何处是吾乡。——《滚滚红尘》。

   在我心中,《沧海一声笑》便是《广陵散》了。

       “铁鸥逍遥乘风,自在宝树百岁,远桥沧海三通;竹翁文秀起云,松溪星河千仞,空闻春秋一笑。”此为后人用查老小说中十八位英雄写的一副挽联。

   天不生我查良镛,武侠万古如长夜。笔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