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彩彩票官网

希望

来源:法商时代发布时间:2019-12-23浏览次数:13编辑者:法商时代


金融18405 陈文豪


两天了,这两天以来他把这个房间都已经搜了九遍了,整理了一下,还是那仅剩的几袋面包。幸好客厅还残留着未喝完的半桶水,这或许是目前最值得开心的一件事了吧。

两天前清晨,当他极不情愿的被闹钟唤醒的时候,他发现窗外竟然反常般的寂静,寂静的可怕。没有了寻常小贩吆喝的声音,他反倒有些不习惯了。正当他好奇之际,“砰”的一声骤然响起!“有人拿砖头砸我窗户!”他猛地打了个激灵,刚起床时的浑浑噩噩完全被一股愤怒冲散,随后把被子一掀,跑到窗边朝楼下望去,仅一眼,便把他吓得差点昏了过去——遍地都是断肢,分不清什么动物的内脏与不可名状的白色凝状物混合在一起。而在他经常买早餐的煎饼摊的位置,小推车早已不见踪迹,最吸引他注意的是偏南方那块广场,半个手臂断裂的,脚踝弯曲成正常人难以达到的形状,身体上不乏些触目惊心的伤口,半拖在地的肠子,已及伤口上涌现出的黑血让他的存在完全超脱出了常人。

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面闪过,随后愈发频繁:这是,僵尸?他止不住的想了下去,嘴里不住地念叨着“僵尸,僵尸……”

他突然想到,自己的父母怎么样了。他马上拿起了手机拨通他父母的电话,那头却传来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——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…….他没提电脑提示音说完就挂了,他这才发现手机早已没有了信号。而之后无论他拨打110119120都无法接通,这对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一般,自己孤立无援,没有办法向任何人求助,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父母的安危以及接下来自己的去向。

今天不去上班,那这个月全勤奖不是没有了吗,”他脑中竟闪过了这样的念头,自己讪讪的笑了自己一番,便开始思考到底该何去何从。

毕竟一个人生活惯了,他马上便冷静了下来,他知道现在只有思考如何活下去,他搜了搜家里的家伙什,发现出来工作好几年了,自己连把刀都没有买,买的水果都是切好的。

他把整个房间搜了一番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。便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笔记本,开始记录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——

目前局势,断网,没有信号,灯一闪一闪的但还算是有电,水已经停了。

僵尸病发原因:无

感染方式:无

针对方法:无

救援:无

他在等,毕竟现在食物还算是充足,于是他便每天观察屋外的情况。他发现,在平时僵尸都是慢慢的行走或爬行,而只有看见人的时候才会猛地加速。在发现爆发的僵尸危机第二天,对面楼有人憋不住了,突然跑了出来,手里拿着菜刀,背上背了鼓鼓的一包东西,可还没跑多远就被僵尸发现了,十几个僵尸骤然加速朝那个人冲过去,他发现僵尸朝他冲了过来,于是死命的挥舞着手中的菜刀,可是砍在僵尸身上僵尸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朝他扑来,他瞳孔一缩,下意识的向僵尸的头上砍去,僵尸居然倒下了,他大喜过望,可是刀身陷入僵尸的脑子里面拔不出来,纵使他有十八般武艺,在一群僵尸的围攻下,也渐渐倒了下去,连尸身都未留下,被吃的干干净净。

这一切,都被在三楼窗户里的他看的清清楚楚,随后又有几个人冲了下来。最令他动容的是他楼上的一对情侣,男的牵着女生,朝着外面奔去,可是没走几步路,便被一群僵尸围住了,他俩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了绝望的神色,只一瞬,男的变得坚毅了许多,对女方喊道:“你走,不然我们都走不了,快呀,我先帮你拦着。”还没等女生反对,男生就冲了出去,一米八的个子在一群佝偻着腰的僵尸中显得过于高大了些。他想:要不去帮一下,桌子上还放着前天他们俩来串门送来的零食,可是外面那么多僵尸,还没等到我跑过去可能他们就撑不住了,而且自己也会陷进去,不去了吧,可是看着他们绝望的眼神,可是,可是…….算了吧,救不了,真的救不了,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。

那一对情侣呢,男的坚持的几分钟,早已精疲力尽,女生也被一只精壮点的僵尸扑倒了,他们还是没能逃脱这残酷的现实,过了十几分钟,他俩也站了起来,双目空洞,摇摇晃晃的加入到了僵尸大军中。

第五天的早上,电终于断了,他崩溃了一会便拿起了笔记本,啃了几口面包,囫囵的吞了下去就朝着窗口走去。这几天他的笔记本也在不断地更新着

断电,断网,停水。

还剩数包面包和小半桶水,勉强足够吃一个星期。

僵尸病发原因:无

感染方式:被沾染到僵尸病毒的人咬伤

针对方法:头部,心脏

救援:无

僵尸特性:不会开门,遇人会加速奔跑

为什么,为什么!为什么连个直升机都没有!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”他在房里咆哮着,他又一次的崩溃了,吃了连续几天的面包,数天都未睡个好觉,他的双眼都充满了血丝,原本蜡黄的脸上泛出了充满死气的白,眼中噙着泪,哭了十几分钟后他又站起来了,继续观察着外面的情况,这几天他已经适应了外面的画面了,不至于像第一次所见到的那样差点晕倒过去。这几天他闻到空气中的臭味越来越重,看了数小时之后,用开始蜕皮的手关上了窗帘,躺在床上开始思考了起来,翻了个身拿起手机开机,看着右上角泛红的电量,习惯性的打开了收音机,他发现,几天的杂音有点奇怪,突然手机猛地一响,竟发出了声音:滋滋·····请各位···滋滋···放心···现在···请前往···滋滋···城北体···育馆···滋滋···紧急避难所···滋滋···请各位···放心···现在···请前往···滋滋···城北体育馆···

他握着手机的手不住地颤抖着,心里五味杂陈,眼里似又重新燃起了希望。广播还在不停地重复着,他在心里不断地规划着——

我现在距离体育馆有一公里多,可是现在我别说一公里,恐怕没跑到一百米就被抓住了,而且,谁能保证我去了之后体育馆不会被攻破?可是现在也没多少吃的了,不去要么被饿死,要么变成僵尸,这显然都不行,算了,去体育馆吧,万一活下来了呢。

打定主意后他开始了准备工作,他准备第二天前往体育馆,今天观察了附近的道路,他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,这一天他收拾好了背包,背上为数不多的几袋面包,往保温杯里灌上满满一杯水,便睡下了。

第二天的清晨,他醒了,可是是个阴天,若要下雨的话,他可以趁着雨声的掩护,逃生几率会加大许多,定了定心神,便开始等待一个机会,一个冲出去的机会。手机早已经没电了,终于,在一个僵尸都四散开的时候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冲了出去,到了楼下,捡起了他早在数天前就注意到的半截发黑的人腿,猛地朝左方扔了过去,那些远处的僵尸似被吸引了一番,往那边跑去,而他则是往右方跑去,说实话,他现在心里慌得不行,腿止不住的打颤,说不怕都是假的,可是自己真的没得选了,身体状况日益弱化的他跑两步就要歇一会,还好凭着自己对僵尸的了解,屡次死里逃生,当他跑了差不多五百米的时候,拐弯之际,突然从拐角内的咖啡厅里冲出来了一个僵尸,他看了看路边,发现没有能用的武器,便掏出身后包里的保温杯向着僵尸的脑袋用了十二分力气砸去,力气大到甚至连保温杯上都凹下去了一个大洞,僵尸应声倒下,再无爬起的可能了。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空气里腐蚀的气息反倒让他更加的精神,于是便更加卖力且十分小心的往体育馆跑去。

到了,快到了,他不断提醒着自己。

平时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如今竟花费了一个小时还未到达,期间不断地躲避与绕路,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撑不住了,:“快啊,再快点,马上,就可以活下来了。”

最后一百米!他已经到了体育馆的大门前了,他看到了!看到了活人!

有数人在自己前方,正往体育馆飞奔而去,他看到了持枪的警察,看到了包扎的医生,看到了,好多好多人,他在心里大吼一声:我要活着!

他向着体育馆的方向跑去,这最后一百米,炸出了他所有的潜能,他甚至能感觉到这风拍着他的脸疼,终于,他跑到了体育馆的大门口,警察向他伸出手迎接他的到来,他也握了上去,他笑了,突然,笑戛然而止,他感觉到肚子上有什么东西,他也看到了警察脸上不可置信的样子,眼里充斥着恐惧、无助、以及,怜悯……他的背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咬掉了大块血肉,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伸出去的胳膊迅速发黑,意识逐渐模糊,只看到对面某个穿着特警制服的男人抬起了紧握在手里的枪——“砰”

思绪飘散。